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秋日赋 > 54.酒酽春浓9

54.酒酽春浓9

好书推荐:缔婚如见雪来居心不净魏晋干饭人入骨温柔折君九章吉ABO垂耳执事娘娘腔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予你席卷天灾野性难驯和男主同归于尽后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云鬓楚腰假惺惺极品嫂子怎敌她软玉温香完全控制

闻银似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垂钓文学chuidiao.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你亲不亲我。”南珵一口承认他就是患得患失的,他甚至将自个清隽脸颊离陆书予更近了些。

屋内烛火暖洋,陆绮凝瞅着南珵朝她眼前靠近,近在咫尺,差一点就要亲到她了,却止了步,她玉容貌只顺势往前送了一点,便挨上这人唇瓣,下一秒南珵像是怕她亲一下跑了似的,揽住她后脑勺,顺带将她发髻中的那两只玉簪子拔下。

陆绮凝乌发瞬时在她身后垂泻,南珵手在她身后,穿过她的发丝,将人发了狠揽在怀中,只给了这姑娘喘气空隙。

一吻结束,陆绮凝瘫在床上铺好的锦被上,南珵去净室沐浴去了,她刚跟脑海浮现白云似的,整个人不自觉地被南珵抱到床上的。

弄得她现在身子都软绵绵的。

不行,陆绮凝将引枕放好,她坐在锦被上,每次她一惹南珵,都是这人来撩拨她。

她起身来外室,将双扇门开了个小缝,朝门外守着的晴云轻声道:“晴云你亲去帮我买……。”

晴云不禁皱眉一瞬,眸中泛疑,连忙关心道:“郡主,要不要婢女请笑竹来看看?”

陆绮凝觉着她大抵是要来月事,请笑竹来瞧瞧也是好的,点点头,不过她怎么看着晴云离去回头瞅她的表情不对劲呢。

她也没多想。

夕阳当照,笑竹进春景堂将双扇门合上,双手在腹前不知所措,她在陆绮凝跟前,小声嘀咕:“郡主,太子殿下,?”

笑竹甚至不大敢明说,刚晴云告诉她的事,毕竟太子殿下看起来不像。

陆绮凝疑惑:“笑竹你怎么只说一半?”她不知笑竹何为,是以话声平常,远在净室沐浴的南珵能隐约听个大概。

笑竹俯在陆绮凝耳畔,“刚晴云传话,说郡主您亲让她去买小画,还让她请我来,是太子殿下那什么,隐疾。”

隐疾?陆绮凝云里雾里的,她何时言语南珵有隐疾,不过她声音小了很多,“他没有隐疾。”她回得坚定。

笑竹满脸不可思议,甚至很惊讶,“这不行,郡主您不是说怕来年回北冥顾不上孩子吗?万一?”笑竹平静言语。

这下换陆绮凝惊讶,不是,这和孩子何关,她都有点看不懂笑竹在说些什么,“什么?”

笑竹将晴云叮嘱她的话,原原本本跟陆绮凝陈述一遍,甚至把隐疾说的更让陆绮凝听得懂些。

陆绮凝云开见明月,她买小画是她好奇,仅此而已,“太子挺有分寸的。”

她心中恍惚了下,她虽确实只是好奇小画,但她的好奇心还不是因着南珵起的。

不会的,陆绮凝坚定不移,心中思忖:南珵一定有分寸。

“郡主呢。”笑竹默默问道。

笑竹也是跟着自家郡主陪嫁到太子府上的,对太子了解可没多少,但她了解自家郡主脾性,骨子里自小便不服输,这事儿她道不出所以然。

陆绮凝朝笑竹投了眼神过来,这她没想过,她态度恳切:“有什么两全之法吗?”

“什么两全之法?”一道温润慵懒男声从内室传出,陆绮凝扭头一看,南珵沐浴完穿戴整齐的朝她走来。

吓了陆绮凝一大跳,她随口道:“噢,就是都好。”

两全之’法不就是都好嘛。

笑竹在一旁默不作声,她刚甚至刚想言,若太子殿下能一直清醒着,也倒不是没有两全之法。

南珵摆手示意笑竹出去,他不想他和陆书予仅有的二人闲暇时,还要旁人在。

不过当他坐在外室的圈椅上时,目光却落在一个折子上,他随手一翻,嘴角笑容明显僵硬一瞬。

‘南祈三十四年,冬月一十五日晴,太子同太子妃俏言互诉,其太子殿下顾有月女娇容,惹其不快,特记来哉’。

陆绮凝手中捻着的茶盏中的茶水明显晃了晃,心虚了下,“谁让你那时非来春景堂睡。”

这折子一开始就写着她和南珵刚下江南没多久,她说的那句话,也怨不了旁人。

南珵不慌不忙地将折子折好,放回原位,他反倒会觉这折子放在这么显眼位置,这姑娘定时不时翻看,第一折便是他和陆书予的日常,岂不妙哉。

他佯装叹了口气,“诶~。”手中端着刚笑竹出去时,给他倒好的茶水,“那还是记着好。”

事多压肩头,很多趣事会随之被淡忘身后,唯有下笔可长记。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暴风雪来临:开启末世零元购最末班青柠初上在恐怖屋里的男仆日常[红楼]霸总遇上林黛玉黑心莲逃命日常雪落山松树庆余年:我真不是圣人啊清穿之德妃养娃日常被卡颜帮丑拒后我在深山造桃源春日出游计划蜀山万妖之祖灾年不逃荒,我带着族人深山求生朕和朕的满朝文武一起穿了晚明海枭请衮出我的横滨!万人迷alpha不想逆袭[快穿]末日救世主他一心苟活番外存放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