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慈悲渡 > 34. 太子

34. 太子(1 / 2)

好书推荐:假惺惺居心不净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替代品想入媛媛私藏玫瑰野性难驯和离之后晚来雪魏晋干饭人燃心席卷天灾怀娇极品嫂子怎敌她软玉温香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只要你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天才一秒记住【垂钓文学】地址:chuidiao.org

时至今日,李祺其实对何冠儒这番话也并没有什么更深次的了解,而她的身份她也不知何冠儒了解几分,总之那日之后,她跟着何冠儒学习至今,无一日不敢不勤勉。

但李祺细细一想,老师提起那日,断然不是只因为这么一些事。

难道是她所说的话吗?

李祺又恍然想到,在老师说那番话之前,她也曾对老师道:“棋盘为天,棋子为地,犹如人生,人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棋却没有,没有一颗棋是死子,死为了生,就算困于逆境,也有自己的作用。”

那时候的她对棋的了解浅薄,多数还是从张皇后那边学来。

至于那时候的她说这番话,更多的是以为老师识破她是女子才不愿教她读书。

现在想来,老师再提往事,大抵是因为现在的处境就像是那会她说的话。

李祺已了然,看向何冠儒的目光惊喜不已:“老师的意思是,就算我们现在身处绝境,也依然有生的希望,老师可是有主意了?”

谁知何冠儒这会摇了摇头,缓缓道:“是也,也不全是也。”

李祺再次一愣。

何冠儒轻声道:“只是老夫现在想起往日这事来,想给殿下赔个不是。”

这….

李祺一时无言。

何冠儒道:“不知殿下还记得几分,那会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给殿下授课,殿下可知道原因?”

李祺道:“知道,是老师体恤我那时受到惊吓,身体有恙,老师给我适应的过程。”

“并不全是。”

何冠儒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愁浓,他顿了顿,朝李祺苦笑了一下:“其实那时候是我觉得殿下同往日有些不同了,你知道的,从殿下五岁起我就当了太子太傅,每日同殿下待在一起的时间只怕是比启明还要久,那会看不出来呢。我心中是一直有道坎,殿下出事那年是永乐七年,如今是永乐十六年,快十年了啊。”

李祺心中一惊。

这话什么含义她不会听不出来。

何冠儒继而道:“那时候我同皇后怄气,同你祖父也怄气,故不肯教你。后来啊,还是你那一番话点醒了我,其实棋和人都一样啊,并无什么区分,反倒是我,一直念记着纲理,还差点是耽误了你。殿下这一生太苦了,从你走上这条路起就注定不会平庸,我老了,也没有什么能帮你的了,这次就让我来替殿下挡这一道吧。”

何冠儒说至动容处,眼中竟也有了闪闪泪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加书签
新书推荐:从末世穿越兽世,她躺赢了小学生降谷君,绝赞工作中弹幕总说校草暗恋我这题无解[原神]我在梅洛彼得堡敲砖乖软小哑巴是学神白月光尸王家的山海兽怎么看我都是个优雅绅士托妻是你要分手,我平步青云你舔什么难眠夜是剑灵不是咒灵渣攻洗白手册【快穿】老祖又搞砸了爱情线[快穿]我死后,仙尊为我入魔了弹案快穿:渣了黑化男主后我死遁了[综英美]超英又变方块人叮~你的国宝体验卡已到期我的师妹为什么这么有毒
返回顶部